2009-12-05 (土) | Edit |
原来已经这么久没更过了= =

反省中(众:才怪!)

其实前段时间得“甲流”了啊,

瞬间烧到39度7,连医生都吓到的水平。

还好LUCKY

直接打吊针就退烧了,

差一点就被隔离,真的是好险。

让同学去上课,一个人在那打吊针的时候,

好几次都差点哭出来,

真的觉得无助得要死。

好想嘲笑这样的自己,

却连牵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想起马上就到期末了,

更是有无能为力的感觉。

总是有那么多看不完的书,

那么多需要考的试。

想着明年等待的T和G,

就已经没有前进的动力了。

小女仆来问我有关朋友的问题,

我想跟她说了很多,

但最后也只是说,

我在朋友方面也只是个LOSER而已,

而且,

安慰有用的话,世界上就没这么多纠结的事了。

虽然我们脆弱的时候,

是多么需要自己在乎的人给自己一两句体贴的话...

先更到这。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