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8-11 (月) | Edit |
最近的自己,一直莫名地难过着。
有时会奇怪,自己记录下这些心情的原因。明明很多都不愿想起,明明每天都在隐藏自己。
答案是什么,没有力气去想明白。
总在强迫自己习惯孤独,即使已经无力承受。因为没有能让我依靠的朋友,所以只有学着坚强,就算是假装也好。就像KAME说的:当我拥有了亲密的朋友,我就会不自觉地想要去依靠他,当我想要依靠他的时候,我就不再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变得坚强。没有人能从始至终地参与我的生命,所以我必须一个人走。
其实失去的太多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了。
当我失去第一個人时我会痛哭,还会感觉到撕心的痛楚。当我失去第二、第三個人呢?痛觉越來越麻木。
直到有一天,我发现,有人消失了,但,仅只於此。我不再痛,仅仅是发现而已。身旁的人消失得好像每天的日升日落一樣平常,然后,过不久,我又找了人來取代他。只是取代依旧会被取代,我已经不知道怎么痛了。

薇说:沒有人,能永远地存在于一個人的心底。每個人都以為,自己總有一天會習慣這樣的消失,然後,習慣再轉而虛無。沒有什麼人再去提起那些消失的人,大家,都刻意的去忽略了那心中深深淺淺的傷。
或许这也就是我的悲哀吧。
当我再次提起笔时,我才发现,自己连一个能写信的对象都没有。
原来在自己的路上,我早已走了这么远.......

本来说好今天要写游记的,不过真的没有灵感,再推推吧。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